首页 > 民间故事

出国名额

更新时间:2020-06-05 04:28:04来源: 责任编辑:admin
导读:出国名额申江万能化工厂在局里争取到了一个出国考察名额,这消息不胫而走,大家不约而同的目光都一下子集中在厂长包永明的身上。包厂长为人和蔼正直,一心治厂,贡献之大又是老党员、老干部,眼下又是他离休的当儿,这末班车会不乘吗?谁知,事态的
出国名额

申江万能化工厂在局里争取到了一个出国考察名额,这消息不胫而走,大家不约而同的目光都一下子集中在厂长包永明的身上。包厂长为人和蔼正直,一心治厂,贡献之大又是老党员、老干部,眼下又是他离休的当儿,这末班车会不乘吗?

谁知,事态的发展却大大出乎大家的意料,在最近召开的一个中层干部会上,包厂长毅然郑重地宣布,这出国名额要在技术科里的三位同志中产生。并对他们进行一种形式上的考核。

消息传到了技术科,科里的小李、小金和老黄都兴奋不已。尤其是小李和小金更是大喜过望。他俩是正宗的科班出身。有学历和文凭,而老黄则是从一个普通工人进行小改小革才来科里当技术员的。一旦考核,老黄必将淘汰无疑。

这天晌午,包厂长吃罢午饭,独自走向办公室。在途经技术科时,冲三人微微一笑,问道:“今天的报纸来了没有?”

此话一出,小金和小李“腾”地一下,立刻从座椅上跳了起来。争先恐后手忙脚乱地在堆放报纸的台桌上寻找起来。这时,包厂长已经走了。端坐一边的老黄见此情景,不由摇摇头,说道:“胡乱寻找何用?今天压根儿就没去领过报纸!”

一听这话,小金和小李仿佛被人注射了一支清醒剂。两对滴溜溜转动的眼睛同时瞄准了挂在墙壁上的报卡。与此同时,他俩便以最快的速度伸手向报卡抓去。要知道谁先得到报卡领取报纸为厂长送去。谁就有可能在出国名额上领先一步。

小金和小李都这样想着,手也同时抓到了报卡,只听得“嘶”地一声响,崭新的报卡被撕成两段,他俩各得一半。这下,小金义无反顾地扳起面孔:“你……真是……”

“真是什么?”小李虎视眈眈,毫不示弱:“平时报纸都是我领的,你今天为啥要瞎起劲?”

“谁瞎起劲?瞎起劲的是你!”小金脸红耳赤地挽起袖管,反唇相讥道:“为啥你今天早不领晚不领,偏偏在包厂长要报的时候抢着去领?”

“你强词夺理!”

“你信口雌黄!”

眼看一场难以平息的唇枪舌战愈演愈烈,一旁的老黄出来打圆场,他站起身,朝小金和小李两人中间一站,好言相劝地安慰道:“何必嘛,都是老相处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为了这领报纸的区区小事,犯得着伤了感情与和气?现在你们谁也不肯忍让。以我之见,报纸你们都去领,反正我们订的是《解放日报》,这报纸有八大版两份报,你们各拿一份给包厂长送去不就万事大吉了?”

这是一条平息风波融洽感情的锦囊妙计!小金和小李立刻息事宁人,忽地一个急转身,三步并作两步地匆匆朝厂门口的发报处奔去。

当发报员看着小金和小李气喘吁吁,手持半张报卡那怪模怪样的焦灼神情时,先是一愣,继而微笑着抬手敲了敲窗户玻璃。只见在窗户玻璃的上方,挂着一块方方正正的小黑板。黑板上写着一行工整的大字:今日报刊未到。

完了!小金和小李的脑袋顿时像被人狠狠地猛击了一捶子。“嗡”地一响,怎么办?厂长要报纸一定有厂长的意图。而今天报纸未到又怎能给厂长送去?

小金和小李失望了。但他俩毕竟脑子活络。灵机一动,便计上心来。那厂门口的马路对面不就有个报刊发售店吗?到了那里,还怕买不到当日报纸?想到这里,不敢怠慢的小金和小李迅速走出厂门,疾步如飞地来到了报刊发售店。买好报纸直奔厂长室。

当包厂长从他俩手中接过报纸时,随即一惊,然后笑声问道:“怎么会是两份?”

一向善于言辞的小金听到厂长发问,连忙巧妙地回答道:“你厂长事务繁忙,一份留在厂里,一份带回家去,有何不可呢!”

“对对。”小李接过活茬,赶紧插上一句:“小金说得对,我也正是这个意思!”

“你们俩位想得太周到了。”包厂长一语双关,似乎看出了他俩的真正用意,便笑咪咪地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几块刚从食堂的三产部里买来的生的炸猪排,抽过一份报纸小心翼翼地包了起来。

“这……”小金和小李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他俩原以为厂长需要报纸一定是看今天报上所刊登的什么重大新闻,殊不知是为包猪排而用。这举动实在是出乎意料。

小金和小李惊诧之余,正要悄然退出屋去,这时,包厂长吩咐道:“麻烦你们回到科里之后,叫老黄到我的办公室里来一趟”。

小金和小李点头应诺之际,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回到科里,便垂头丧气地向老黄传达了厂长的吩咐,老黄放下手中活儿,走进了厂长办公室。

包厂长一见老黄到来,便神秘兮兮地把门一关,拖过一把椅子招呼老黄坐定之后,这才斟字酌句地笑着说道:“这次我让你去出国考察,那是因为你工作勤奋,为人忠厚,不徇私情,不过你一定要完成任务!”

“当然,当然。”老黄冷不丁地听到这话,着实有点喜出望外:“请厂长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好好。”包厂长喜笑颜开,随即从西装的内插袋里取出一厚叠佰元大钞,递到了老黄的手中:“这里是一仟伍佰元钱,你拿着;回国时别忘了帮我带一台负离子空气清新器,这事就拜托你了!”

听了包厂长的话,老黄不由脱口问道:“这玩意儿,国内市场上有吗?”

包厂长点了点头,恳切地说道:“据说国产的效果并不理想,反正你这是顺便嘛!”

包厂长说完,看着老黄微笑着。可老黄的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正如刚才包厂长夸他那样,老黄是个秉公办事不徇私情之人。而包厂长居然假公济私,利用这个出国之机,捞取便宜。现在老黄的心里什么都明白了:包厂长之所以要把这出国的名额给自己,那是因为他信不过小金和小李这两个处世圆滑,为人投机的个性。而一向沉默寡言埋头苦干的老黄成了出国人选,自然会对包厂长这营私舞弊的做法守口如瓶。这就是包厂长的内心所在。

老黄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十分坦然地接受了出国考察的任务。在考察期间,老黄专研技术,埋头工作,转眼到了回国的日期。他顾不得旅途的劳累,刚下飞机,便马不停蹄地乘车回厂,准备给包厂长汇报这次出国考察的工作情况。

就在老黄走向厂长室途经技术科时,却被小金和小李一眼发现,硬是把他拖进科里,询问起包厂长要他带回的负离子空气清新器的事情。

不提则罢,一提老黄便气上心头:“你们既然知道了,那我就直说吧,像包厂长这种假公济私的卑鄙做法,我才不会去理会呢,我压根儿就没带回那玩意儿,如他想要,那就叫他别请高明!”

“啊?”小金和小李听罢不由一愣,但马上又回过神来,还是小金先开口道:“哎呀,老黄呀老黄,你完全误解包厂长了,这次他拿出私房钱,要你带回负离子空气清新器,是想把它放在技术科,我们厂里空气污浊,他想让我们有一个良好清新的环境,让我们有个作为的小天地呀!”

“什么?这是真的?”老黄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看看小李,小李点点头,老黄有点不知所措了:“那……那我去向包厂长解释!”

小李伸手一挡道:“不必啦,一切都太晚了!”

“晚了,晚什么?”老黄不解其意地问道。这时,只见小金的眼眶里滚出了一串伤心的泪水,小李也呜呜咽咽地对老黄诉说起来:“就在你出国后的第二天晚上,包厂长独自下班回家,在一条僻静的小巷里,他看见一个歹徒正在对一个瘦弱的姑娘施暴抢劫,包厂长奋不顾身地挺身而出,姑娘得救了,歹徒也被擒获,而包厂长在与歹徒的搏斗中,却不幸地……”

“老厂长……天哪……”老黄听罢仰天高呼一声,一串串无法遏制的愧疚和悲痛的泪水夺眶而出……

版权申明:本文为故事大全网原创,未经作者书面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郎伟忠的故事集和联系方式..

本文由 精卫填海的故事_爱写故事网 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出国名额
  • 上一篇:如丧考妣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标签 厂长 小李 报纸 出国
    ●【更多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