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话故事

花朵的秘密

更新时间:2020-04-22 03:10:13来源: 责任编辑:admin
导读:花朵的秘密花朵是一个漂亮的女孩。花朵的漂亮是无法形容的。花朵姓梅,也是一种花的姓儿。这种花在她老家有许多,是冬天里开的那种。花朵的姓与花朵的名儿放在一起让人觉得花朵也就是那种花儿了。但花朵不是。花朵是那年夏天开始绽放的。
花朵的秘密

花朵是一个漂亮的女孩。花朵的漂亮是无法形容的。花朵姓梅,也是一种花的姓儿。这种花在她老家有许多,是冬天里开的那种。花朵的姓与花朵的名儿放在一起让人觉得花朵也就是那种花儿了。但花朵不是。花朵是那年夏天开始绽放的。那年夏天的一个午后,刚刚升入初中的花朵走在老家小镇的街上。花朵的兜里并没有钱,但她还是上了街,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没有钱的花朵走着走着就走进了供销社的门市部。

夏天中午的门市部显得有点冷清,那些货物都待在它们应该待的地方一动不动。初中生花朵在玻璃柜台前看到了她想看到的东西。这时她就听到外面有人叫她。梅花朵梅花朵梅花朵!花朵觉得这种声音有点陌生。她的名字确是叫梅花朵,但很少有人这样叫她的。家中的人都叫她梅花,而学校的同学却叫她花朵。她没有去理会那个声音。花朵的眼睛盯住了柜台里面的一块香皂。她刚刚从同学李燕那里知道世界上有香皂这样的好东西。放假的前一天,她闻到同桌的李燕身上发出一种好闻的气味,这种气味让花朵着迷。花朵后来知道李燕洗澡时用的是香皂。李燕告诉她只有用香皂洗澡身上才会有这样的气味。花朵希望自己也能用这样的香皂洗澡。她知道只有供销社的商店里才有这样的香皂。她已经去过好几次门市部了。她想知道买这样的香皂需要多少钱。但营业员总是不告诉她。营业员可能是认为她买不起这样的香皂,也许是认为她还是一个学生不应该买这样的香皂。不过她已经有了打算,她认为自己完全是有办法的。比如她可以利用假期的时间去割草。她会将割来的草晒干。他们这地方有养奶牛的,那些奶牛在冬天需要大量的干草。只是现在她还没有将那香皂的价格搞清楚就有人来打扰她了。这让她有点儿生气。花朵以前是很少生气的。她几乎从来就没有真正地生过什么气。但今天她是真的生气了,为那个对着她大叫的声音生气。

柜台里面那个在打瞌睡的营业员也被那声音吵醒了。他睁开眼看到是花朵就说:不是放假了吗,你还买文具?营业员叫谢兵是镇党委书记的儿子。营业员这工作在镇上应该是最好的,所以他很有优越感。他站到卖文具的柜台前。后来他看清楚了是花朵,就说,怎么又是你?这时那个声音已经来到花朵的面前。梅花朵同学,你让我找得好苦。花朵现在看清叫她的是他们学校的郭老师。花朵怕学校里的老师,因为她的学习成绩不好。但她不怕郭老师。郭老师是学校的文艺老师,他教体育教画画教唱歌还教舞蹈。在所有的老师中数郭老师最喜欢花朵。学校有什么文艺活动郭老师总要来找花朵。郭老师长得有点胖。他歌唱得不错还会拉二胡吹笛子。上个学期他给花朵排了个独舞。花朵觉得郭老师的舞姿并不优美,但他编排的舞蹈却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从而让花朵在镇上得了个奖。郭老师认为花朵是他教过的学生中最有文艺细胞的一个,就将她当作了自己最得意的门徒,动不动就让花朵去他那边练功。郭老师对花朵说:你怎么不在家好好练功?花朵想现在不是放假吗,放假还练什么功?郭老师没再说练功的事。他将花朵拉到一边悄悄地说:我找你是有个好消息呢!地区在招演员,我们这有一个名额。花朵的眼光从那块香皂上收了回来。她只是到镇上去过,那还是郭老师带她去的,她在那边的大会堂里面演过节目。她知道镇上面是区,区上面是县,县上面才是地区。地区来招演员那可是了不起的事。这样了不起的事花朵可是想都不敢想。郭老师说:那可是国家的大剧团,现在叫文工团,你要是进了文工团那就是有正式工作了。花朵惊讶地说:你是说我?

花朵真的是不相信自己有这样的福分。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花朵的美丽让所有的困难都避而远之。进入地区的文工团是需要考试才能通过的,下面初选上来的人很多。花朵站在那么多的人中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她看到考官在一个大教室里坐成一排,而在这一排考官的后面还坐了一个人。这个人是单独坐的所以显得特别的与众不同,好像所有的考官都要听从他的意见。花朵认为他是考官中的考官。人们一个一个依次从这些考官前面走过,当然其中的某个考官会出其不意地让你做一个动作或者唱一首歌。也许就是因为这么一个动作或者是这么一首歌,你就被淘汰了。没见过这种大场面的花朵不由得生出一种紧张。她之所以紧张是因为与边上的人相比,她认为自己的歌唱得不好自己的舞也跳得不好。那次从镇上得奖回来她听郭老师说过。郭老师说:你要刻苦练功。郭老师真的就是这么对她说的。郭老师说:你这次得奖不是你跳得真的有那么好,是你的脸蛋迷住了评委们。郭老师的话让花朵吃惊,她没有想到脸蛋也会有这么大的作用。那天晚上她对着家中唯一的镜子反反复复地打量。她觉得镜子中的女孩长得真是太完美了。唯一让人觉得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脖子有点长。但她还是非常高兴。第二天她将自己的这一发现告诉了同桌的李燕。没想到李燕听完她的话后反反复复地打量了半天她的脖子:你的脖子真的有那么长吗?女孩脖子长就是美!李燕在校中被人称为长脖子美人,她大概认为花朵是来与她比较脖子的。

当时的花朵显然没有这样明确的想法。特别是面对李燕她更不敢有这样的想法。李燕当时在学校里已经把自己摆在了校花的位置上。学校里有几个男同学成天追着她偷偷地塞纸条。不仅如此,她的魅力甚至已经在社会上也大放光芒,李燕曾经大胆地告诉花朵,她洗澡用的香皂就是供销社门市部的营业员谢兵送的。当时花朵觉得李燕真的很了不起,竟然有人给她送香皂。就在她这般想的时候有人叫响了她的名字。也许是她的名字太奇怪了,她听到有人笑出声来。她忐忑不安地站到前面。现在她感到所有考官的眼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她不知道他们是会让她唱歌还是让她跳舞。你叫梅花朵?她听到一个声音离她很近。她这才发现原来是那个考官中的考官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这样所有的考官就都站起来了,他们对考官中的考官说:陶专员,你看怎么样?现在花朵知道这个考官中的考官原来是地区的专员。花朵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官。陶专员没有什么官架子。他的手里拿着一张表格。他挥着那张表格说:梅花朵,好一朵美丽的花朵。陶专员说话的声音很响亮但有点沙哑。花朵注意到陶专员的下巴很宽脖子特别的粗,她想如果拿自己的脖子与陶专员的比,怕是三个都比不过。陶专员拍着花朵的肩膀说:你姓梅,梅兰芳也姓梅,你们不会是一家的吧?考官们现在都在听陶专员说话。陶专员对考官们说:好好培养,说不定就培养出一个梅兰芳!听陶专员这么说的花朵脸就红了。她认为自己是欺骗了大家。她甚至觉得她的爸爸妈妈以及她的祖先们都欺骗了大家。她知道自己的功夫很差,郭老师早就说过让她多练功,但她怕苦经常偷懒,她怎么可能会成为梅兰芳呢?陶专员根本就不知道花朵的想法,他对其中的一个考官说:吕团长,这朵小花你要好好培养呀!

花朵就这样真的进了地区文工团,从一个初中生一下子成了一个人人羡慕的演员。花朵他们的文工团曾经到花朵老家的小镇上演过戏,花朵由于唱功做功都不怎么样,在台上往往只是做做配角当当群众演员,所以一开始老家的人们并没有发现台上的花朵,这让花朵有些失望。后来还是供销社门市部的营业员谢兵发现的。谢兵那年已经到了谈恋爱找对象结婚的年纪了。他父亲是镇上的书记所以说媒的很多,但谢兵似乎还没看上一个。当地区文工团开进小镇的时候,那些漂亮的女演员让谢兵的眼睛为之发亮。谢兵想如果能搞一个这样的对象也就心满意足了。文工团在小镇的一块空地上搭台演出,谢兵早早地就在台前占了一个好位置。谢兵将节目看得很认真。当然他并不在乎节目的内容,他的注意力全放在那些女演员的身上。由于他的位置好所以看得就很真切。那晚有一场《红色娘子军》的折子戏,一群女红军上来跳舞,花朵就在这一大群的女红军之中。扮演女红军的女孩差不多一样的高矮一样的胖瘦不仔细分辨还真认不清谁和谁。一开始谢兵也被弄糊涂了。他在这一大帮女红军中挑选自己理想的对象,由于漂亮的女孩太多,他就一个一个地比较。他的挑剔简直残酷得不近情理。这个的脸有点长,这个的皮肤有点黑,这个五官还好但胸部太平…… 他的目光最终不知不觉地还是被花朵吸引了。当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个女红军就是花朵。女红军们穿着一色的服装排成一排,她们手拉着手踮着脚尖在跳那种被称之为芭蕾舞的舞蹈动作,她们全身挺拔随着节奏转动着脑袋,这让她们的脖子特别的引人注目,谢兵的目光也不得不注意到女孩们的脖子,后来他就盯上了花朵的脖子。他在心里面想,女孩的脖子能长得如此完美那简直就是奇迹!

谢兵知道自己的想法有点像是白日做梦。如果说得更难听一点那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谢兵当然不愿意将自己比喻成癞蛤蟆,不管怎么说谢兵在小镇上是个条件不错的青年,他如果看上了小镇里的任何一个女孩,相信不会有哪个女孩不愿意与他处对象的。但现在他面对的是那些地区来的貌若天仙的女演员,小镇上有哪个女孩可以与之相比呢?谢兵使劲地想小镇上他知道的那些女孩。他自然是想到了李燕,因为他给她送过香皂。然而很快他就为自己当时给李燕送香皂的事后悔了。那是夏天的一个中午,这样的中午从来就不会有人光顾门市部,这种时候的谢兵除了打瞌睡再也想不起还能干些什么。然而就在他的眼睛将要迷糊过去时,李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的柜台前。她一会儿让谢兵拿镜子一会儿让谢兵拿发卡,那种磨磨蹭蹭的样子简直让谢兵烦透了。谢兵知道她兜里不会有钱。你想想一个初中生怎么可能有钱呢?但李燕将发卡像模像样地夹到自己的头发上,这还不算,她非常从容地对着镜子左看右看。怎么样?她好像 在征求谢兵的意见。谢兵自然不会上她的当。谢兵说:这发卡你还没付钱呢!李燕说:我不是让你看发卡,我是让你看我的脖子。李燕转动着脖子说:大家都叫我长脖子美人,我的脖子真的好看吗?她一只手拿着镜子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脖子。天气很热,她只穿了一件低领的短袖薄衫。她一只手从下巴开始慢慢地移下去。也不知道她的这种动作是跟谁学的。反正她的这个动作诱惑了谢兵。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谢兵认为自己当时完全是被鬼迷了心窍。

吃过晚饭的时候谢兵还碰到过李燕。李燕和一帮女孩走在一起。她们拿着各种各样的凳子椅子往戏场走。谢兵突然发现李燕的脖子一下子变粗了,要不仔细分辨几乎都看不出哪是下巴哪是脖子。李燕自然不敢再称赞自己的脖子,但她开始使劲地称赞谢兵上次送给她的香皂。李燕说那香皂的味儿真好,我们班的女同学都说好闻,你知道花朵吗?她说她做梦都想得到这么一块香皂。谢兵一时间竟然想不起花朵是谁。后来他好不容易想起来了。他说:你是说你同学花朵?她确实是喜欢,夏天的时候我还见过她,常常到店里来转悠,不过我好像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李燕说:不要说你,我都见不着她了。谢兵睁大眼睛看李燕。李燕说:她到地区去了,也许晚上能见到。谢兵当时没在意,他不明白李燕话中的意思。因为李燕当时问他是不是一起去看戏。他只是想早点摆脱。现在他看台上那个女红军,突然觉得她很像是李燕的同学花朵。他环顾四周想找李燕问问。但人太多根本就不可能找到。现在他似乎有点后悔当时没有和李燕在一起了。

那天晚上演出结束以后谢兵就满戏场地找李燕。但李燕好像在这世界上消失了,任谢兵怎么努力也不见踪影。谢兵后来想自己干吗要如此费劲地找李燕呀?不就是想向她打听那女红军是不是花朵吗,为什么不直接去找花朵呢?但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边上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散去的不仅仅是看戏的人,就是演戏的人也都走了。也就是说地区文工团的那些漂亮女孩们都已经不知去向。这让谢兵觉得很失落。他不知道文工团晚上是不是住在小镇上,白天他看到是几辆军车将他们送来的。一车的女孩叽叽喳喳地往下跳,而那些男孩就在帮着卸布景道具,他还过去帮了半天忙,只是不知道在那帮女孩里面会有花朵。现在他开始使劲地想花朵的样子。他终于想起来了,她悄悄地站在柜台前,她向他打听柜台里面那块香皂的价格。他知道她的兜里不会有钱,因为他知道她还只是一个初中生。她没有像李燕那样让他看她的脖子,所以他就没有注意她的脖子。现在他觉得当时的自己真的太傻了。他怎么没注意如此漂亮的女孩的脖子呢?谢兵就这样站在空无一人的戏场里发了老半天的呆,天气已经有点凉了,戏场里撒了一地的瓜子壳香烟盒。谢兵突然觉得自己很胆小。他想在这小镇上自己还从来没有碰上过什么办不到的事。这么想的他就下了决心:明天就去花朵家直接找花朵。

实际上那个晚上花朵她们连夜就回了地区,因为第二天团里还有演出任务。不过花朵还是在演出结束后回了一趟家,只是因为时间太匆忙,她都来不及卸装。就穿着一身红军的服装还有一脸的油彩往家中赶。一路上她都能感到人们欣赏羡慕的眼光。她只是在家中待了一小会儿。实际上她并没有什么事是一定要赶回家的。她回家只是与老妈打了个招呼。邻居们的孩子刚刚看戏回来。她听到外面有做母亲的在说她:这就是花朵呀,过了年才十五岁,可已经有工作已经能为家中挣钱了!她还听到有孩子在说:我看到她了,这个大姐姐刚才在台上演红军,可漂亮了!她似乎就满足了。她大声地与母亲告别。她说她们团里很忙,明天还要去驻岛部队慰问。她走出家门的时候看到门外围了好多邻居,好像都是在欢送她的样子。

谢兵是第二天上午去花朵家的。他随手从自己门市部的柜台里面拿了两块香皂。他准备将这两块香皂当作礼物送给花朵。在他的印象中花朵还是那个站在柜台前向他打听香皂价格的女孩,尽管她现在已经是地区文工团的演员了,但他想她一定会喜欢他送给她的香皂的。让他遗憾的是花朵的母亲告诉他,花朵已经走了。走了,她回地区了吗?花朵的母亲说:说是要去岛上慰问部队呢。去岛上,你是说她要去岛上么?谢兵有点着急了。因为他们这边上的岛屿很多,他想不起她可能会去哪个岛上慰问。谢兵自然不会甘心自己的愿望就这样落空。当他确信他看中的那个女红军就是花朵的时候,他就觉得娶一个漂亮的地区文工团演员为妻并不是不可能的事。现在的关键是他必须要有足够的信心和毅力。他掂了掂手中两块香皂的分量,然后在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

花朵她们首先去的是一个被叫作老鼠屿的海岛。这是近海最大的一个岛,上面不仅有驻军而且还有许多渔民。本来文工团是为慰问部队而去的,但岛上百姓们的热情远远高过部队,他们早早地就占据了场上那些有利的地形,谦虚而守纪律的部队官兵只能坐在百姓们的后面。文工团经常来这个海岛,许多队员都熟悉这地方。一些演主角的重要演员还会被台下的人们呼叫出名字。花朵在文工团里面只是个新队员而且她也演不上主角,所以她知道自己不会被这里的人认出来的。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当她出场时,居然有人在大声地喊她的名字。花朵!花朵!那个声音夹杂在许多声音里面让人听得不是很清楚。一开始花朵也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那个声音不屈不挠地往她的耳朵里面钻。她想在这个海岛上怎么可能有人认识自己呢?她朝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她就看到了谢兵。她看到谢兵挤在一帮渔民里面。谢兵的手里挥舞着两块香皂。谢兵看到花朵在看他了就开始安静下来。花朵想怎么这么巧,这个谢兵怎么会在这里?花朵以为她和谢兵是偶然碰上的。但当演出结束以后,谢兵跑到后台找她并将两块香皂送给她的时候,她才知道谢兵是专门为看她而找来的。

这件事让花朵感到为难。实际上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那个晚上她没有接受谢兵的香皂。但谢兵却没有因此而罢休,他持之以恒地追赶着地区文工团的队伍,坚持不懈地在台下为花朵喝彩。有一次花朵他们去一个很远很远的海岛,那个海岛虽然有点远,但因为上面驻扎了一个连的部队,所以还算是比较重要的,部队专门派了炮艇将他们送去。那个晚上他们为岛上的官兵作专场演出。岛上的操场不算大,官兵们的方阵坐得整整齐齐的,就在花朵以为这次可能见不到谢兵了的时候,她发现方阵后面出现了谢兵,他的手里还是挥舞着两块香皂。原来谢兵一直在打听文工团的行踪消息,当他知道花朵她们要去这个海岛,就提前一天租了渔民的一条小船连夜赶来了。谢兵这种疯狂的行为引起了文工团上下的好奇。有人认为花朵应该为有谢兵这么一个忠实的追求者而感到欣慰。有人甚至提议应该让谢兵来为文工团打点前站,因为每次文工团到什么地方演出谢兵总是赶在他们的前面。花朵也有点动心了,她几乎就想接受谢兵的香皂了。但文工团的团长有不同的意见。不仅仅是文工团的团长,还有文工团的其他领导,只要对文工团负有一些责任的人都不同意人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怎么可以让我们的花朵与谢兵这样疯疯癫癫的人处对象呢?这不等于是让我们的花朵插在了谢兵这堆牛粪上了?

花朵在团里面虽然不是什么台柱,但在团长的眼中她比台柱子更重要,因为花朵是陶专员点头进来的人,从某一方面说就是陶专员的人。当然陶专员是个很大的官,他不大可能管到文工团这么小一个单位,但文工团如果有陶专员关照那就不一样了,很多解决不了的事情只要抬出陶专员的牌子就会顺利解决。花朵当然不知道团长他们的这些想法。不过她对陶专员还是很有好感的。花朵进入文工团后陶专员很少到文工团。但只要陶专员来团长就会让花朵去接待。花朵去一般也只是给陶专员倒倒茶什么的。有一次团长问陶专员儿子怎么样了。花朵知道陶专员的儿子在读大学。团长在说的时候看了花朵一眼。花朵觉得团长看她的眼光中有一点长辈的慈爱。团长说:不知你儿子能不能看得上。花朵似乎就感觉到了团长话中的意思她的脸就不由得红了。她想这怎么可能呢?但团长认为这是完全有可能的。那次陶专员说这阵子肩膀老酸还有点疼,团长就让花朵帮陶专员按摩一下。花朵有点不好意思。团长将花朵拉到一边悄悄地对她说:如果陶专员的儿子真的看中了你,那陶专员就是你的公爹了。花朵的脸就更红了,她还是过去为陶专员做按摩。在花朵为陶专员做按摩的过程中,陶专员对花朵说什么时候我儿子回来让你们见个面。

这样花朵就一直没有接受谢兵的香皂。不过只要花朵演出谢兵依然场场不漏。只要花朵上场谢兵总会高呼其名。花朵又不是什么名角,所以在谢兵为她喝彩的时候全场的观众就会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久而久之,不仅仅是文工团的人,就是社会上的人也都知道谢兵和花朵有那么一种意思。团长就有点着急。他对花朵说:这样不好。团长说:你这样下去对陶专员不好交代的。花朵想这不是我的错。这确实不是花朵的错。因为陶专员说让儿子与花朵见面的事一直没有了下文。终于有一天下午陶专员让花朵上他家了。花朵到陶专员家的时候家中只有陶专员一个人。陶专员的爱人在另外一个地方工作。陶专员家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保姆。保姆做了一大桌丰盛的菜,那场面真的是在等待陶专员儿子的到来。但花朵左等右等陶专员的儿子始终没有出现。天很快就黑了,陶专员说我们不等了。这样那一桌丰盛的饭菜就只是由陶专员和花朵二人来享用了。陶专员拼命地往花朵碗里夹菜。这让花朵从陶专员身上感受到一种父辈的慈爱。陶专员还让花朵喝点酒。是那种法国进口的葡萄酒。花朵说自己不会,但陶专员自作主张地就给她倒上了。喝过酒以后的花朵觉得头有点晕。陶专员让她上屋里躺一会。陶专员说那屋是他儿子的。花朵见到那屋里有一面很大的镜子。花朵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漂亮的镜子。她在镜子里面看到了自己漂亮的脸蛋,还有漂亮的脖子。现在她不再觉得自己的脖子太长了。她接受了李燕的观点——女人脖子长就是漂亮。她在镜子前面抚摸自己光滑洁白的脖子不由得就有点想入非非。她感觉到一个英俊潇洒的大学生正在向她走来。她被他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她挣扎了一会,但她的力量太小手脚根本就不听她的使唤。她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被弄疼了,疼痛让她不由得哭出声来。

第二天花朵回到团里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团长知道她昨晚是在陶专员家过的夜便喋喋不休地问她与陶专员儿子的事。花朵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她知道自己昨晚压根儿就没有见到陶专员的儿子。等她明白过来的时候,她发现抱着她的不是什么大学生不是什么陶专员的儿子,而是陶专员本人。现在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团长笑笑就没再问。他非常理解花朵此刻的心情。一个小地方来的女孩攀上了一个高级领导干部的孩子,那她心中的感受一下子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花朵知道团长的理解是错误的,但她不愿意更正团长的错误。她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可以说的,不仅不可以说,而且她要将其掩盖得很好。果然,在很长一阵子时间里,花朵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她依然和文工团里的那些女孩一样说说笑笑唱唱跳跳。但她的身体却不愿意配合,先是她每月都要为之烦恼的月经不来了,再后来她就觉得自己老是会无缘无故地恶心和呕吐,再后来她甚至感觉到肚子里面好像是长出了什么东西。团里的同伴们也都感觉到了,他们发现花朵在排练时动不动就会脸色发白直冒冷汗。大家认为花朵可能是有什么病,都劝她去医院看看。只有花朵自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她一边若无其事地应付着大家的关心,一边在想着解决问题的方法。

终于有一天花朵将答案告诉了大家。她对团里的姐妹们说:我得离开你们了。她的话将大家都说糊涂了。她说:我得了很严重的病,我的肚子里长了一个大肿瘤,我必须将这个大肿瘤割出来,这样才能保住我的性命。花朵的语气表情都很逼真,团里的姐妹们全傻了,有些胆小的甚至流下了眼泪。她们觉得花朵真的是太可怜了,小小年纪就得了这样的病。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花朵与大家依依惜别。为了医病她不得不和大家分手。花朵将这件事情做得没有半点破绽连团长都被骗了。团长让她回家好好看病。团里还给了她一笔看病的钱。

一年以后,也许是二年以后吧,有人跑来告诉团长说是在医院里面看到了花朵。团长也想起花朵生病的事就问那人:花朵是在医院看病吧,她的病怎么样了?当时边上的人很多,大家也纷纷问:花朵肚子里的肿瘤割了吗?那人说:我看她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她与谢兵一起还抱着一个孩子,她好像是在给他们的孩子看病。这一下,大家都似乎恍然大悟:原来她肚子里的肿瘤就是那个孩子!团长愤愤地说:这个花朵,团里还给了她那么多钱呢,她却跑去与那个什么谢兵结婚生孩子去了,你们说她这样做对得起我们吗?大家都认为花朵的做法是不对的,你花朵就是要结婚也不应该找那个谢兵啊。大家问那个见到花朵的人,你看清楚了,那个人真的是谢兵?那个见到花朵的人说:我当然看清楚了,以前这个谢兵天天坐在看台下喊花朵的名字,这还能错?不过我仔细地看过那个孩子,长得一点儿也不像谢兵。大家忙问:那孩子长得像谁?团长心里面沉了一下,继而摇摇头说,不就是个孩子吗,像谁还不都一样!

本文由 精卫填海的故事_爱写故事网 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花朵的秘密
  • 上一篇:小猪噜噜的美味餐厅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标签 花朵 专员 一个 她的 香皂
    ●【更多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