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童话故事

情中情

更新时间:2020-06-05 04:22:11来源: 责任编辑:admin
导读:情中情小王村又换村长了,书记说:这次镇上派了个年轻的小伙子来协助小王村的发展,不过,镇上却没有告诉其姓名。村民们对这已经嗤之以鼻了。说的好听,那就是什么协助发展,说的不好听,那就是暗度陈仓。现在有权有关系的都想方设法的把自己人往位上挤,对于才从教室出来的人就没什么经验,于是各种申请下乡的人也就多了,然后各种各样堂皇而之的理由,再然后,那申请下乡的人就被调到城里去
情中情

  小王村又换村长了,书记说:这次镇上派了个年轻的小伙子来协助小王村的发展,不过,镇上却没有告诉其姓名。

  村民们对这已经嗤之以鼻了。说的好听,那就是什么协助发展,说的不好听,那就是暗度陈仓。现在有权有关系的都想方设法的把自己人往位上挤,对于才从教室出来的人就没什么经验,于是各种申请下乡的人也就多了,然后各种各样堂皇而之的理由,再然后,那申请下乡的人就被调到城里去一节一节的高升去了!

  本来村上换村长的事给村民们也没有带来多大的变化,可对于才到村里不久的程国览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程国览也是小王村长大的。几年前,外出经商赚了一笔,然后便打算回乡为村里做些贡献。携着家小,便来到了孕养自己多年的小王村。

  在来的路途中,程国览发现家乡父老乡亲的生活水平也过得去,就是通往镇上的路很坑坑洼洼的,于是,便打算与村长商量铺路的工程,乡亲们捐些,然后自己也承担些。有路了,也就有互通的财道了。

  刚回到家不久后,程国览便急着去寻找村长商量自己的想法去了。当程国览与村长拟定好计划后,又拿了几万的现金以表自己的诚心,自己便回家等消息了。都已经过了三天了,程国览还没有看见村上有什么不一样的举动,便打电话给村长,对方是关机的。

  程国览从村书记处出来时,一脸的愤恨。村书记告诉程国览,这村长早就去城里吃山珍海味去了,并且镇上又调了位村官来了。书记还告诉程国览,那钱,肯定是拿不回来了!程国览同时也憎恨这位村长如此般的‘敲打’。

  其实程国览不是疼惜那些钱,而是对那些有权却不做些利民之事的人的愤恨,就只知道拿着自己的权利去维护自身利益,而把‘服务人民’的宗旨抛到闹后边去了,但也懊恼自己的莽撞行事。

  气愤中的程国览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村中的小湖边,捡起湖边的石头,打着水漂,一边发泄着心情,一边咒骂着腐官。不知是用力过大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程国览摔倒在湖水中了。

  小湖有百多个平方,四周风景也不错,但,却是个死湖,可也从没有见它干涸过。程国览在两米多深的湖水中挣扎着,对于不会游泳的程国览来说,死神正在慢慢的降临。

  远在路上的冯锐看见湖中翻腾的水,定眼一看原来是有人落水了,赶忙的跑去相救。

  冯锐问起程国览落水的原因,程国览便一股脑的把腐官的事说完,心情也好了不少。想起自己还不知道眼前恩人的名字便又说道“我叫程国览,请问小兄弟叫什么名字,日后当重答今日之恩。”

  冯锐说“重谢就算了,只要程大哥你能帮着促进小王村的发展就行了。”

  “我这次回乡也就是为这事,唉!没想到却被这腐官给骗了。现在的我可不怎么相信这些当官的了,对于村中的铺路计划,我现在决定自己组织。哎,小兄弟你还没有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就是村书记口中所说来任村长的冯锐。”

  “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改变对你们这些跨弟子的看法。”程国览怒气冲冲的说道。“还有,村长一职原本是属于我们自己自行择选的,却被你们这些人强行拿来当做暗度陈仓的明面工具……”程国览说完便甩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冯锐看着程国览离去的背影,不免心中感慨万千:如此憎恶分明之人还是难见。想来,应该是程国览认为自己也是来暗度陈仓的官财弟子。看着遗失在远方的背影,冯锐嘴中喃喃说道:其实我不是!不久,你会知晓其中缘由的!

  冯锐没跟着程国览的方向向小王村走去,而是走另一条小道,因为另一条小道上留着昔日自己的欢笑。看着有许些变化而熟悉的淤泞小道,心中泛起丝丝涟漪。突然,前面的哭声打乱了冯锐沉浸在往昔的记忆。细听,辨明方向后便向声源处急步走去,眼前看见的是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看着自己的膝盖哭泣。应该是不小心从小道中摔倒在了一旁的小草中,膝盖被割破皮了,微微的还在流些血。冯锐走近小孩身旁,一边哄着他,一边撕下自己衣服的衣角为小男孩做着简单的包扎。背起受了伤的小男孩,剑步向村卫所走去。

  路途中冯锐遇上了慌忙的程国览。当程国览看清冯锐背上的男孩时,睁目露气的走过去抱起斜躺在冯锐背上的男孩,气冲冲的说道“勤儿,你怎么能让陌生人背你呢!更何况是这种人……”小孩被吓着了,又哭了起来,冯锐看不过去了,便打算和眼前的程国览争执起来,还没开口,远处就传来了呼喊自己的声音,冯锐向前看去,正好看见自己曾经的邻居牛叔以及身后帮助过自己的一些乡邻们。冯锐跑去一一向他们问好,程国览站在一旁呆呆的看着这温馨的一幕,不禁心中泛起了嘀咕:难道他不是什么跨弟子?

  牛叔对着冯锐说“冯锐呀,都好几年没有你的消息了,我们还以为你就这样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乡亲们的恩情我都还没有报,怎么就不会回来了呢。现在的我学业有成,也正是感谢你们恩情的时候……”冯锐说着说着就哭了。

  牛叔略显惊讶“冯锐,难道你就是被镇上调来的村长!”冯锐点点头“是我申请来的,我想回到养育我的家乡,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让村民们富裕起来。”

  程国览带着疑问走到其他村民们的身旁,询问着正与牛叔交谈的冯锐的一些事,村民告诉程国览,冯锐就是本村几年前资助继续读书的人。当时冯锐的父母相继死于病魔中,家中便只剩刚考上大学的冯锐。村中少有考上省中重点大学的人,村民们便主动捐助些钱让冯锐继续读书,只希望冯锐学业有成后别忘记故乡就行。没想到冯锐出去后便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人们都以为冯锐不会再回来了。而当时的程国览也在外面做生意,所以对这事不知道。

  冯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牛叔,你的腿脚在以前就不咋灵活,怎么还跑这么远。”

  牛叔望向程国览“国览的孩子不见了,我们都是来帮他寻找的,没想到就遇见你了。冯锐呀,你与国览认识?大远的就看见你两站在一块。”

  程国览接过话头“牛叔,其实我们也是才认识的,只是之前对冯锐有着很大误会。”于是程国览便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向牛叔以及其他村民说了,大家都对之前那位腐官感到下耻,走了都还要敲一笔。对冯锐个个都竖起来大拇指都说冯锐“好样的!”

  程国览也向之前对冯锐的态度道了歉。

  冯锐欣然的接受了程国览的道歉,还说道“程大哥,你我都是回乡感激养育之情。铺路这个计划就让我们一起施行,一起铺出感恩路!”

  一旁的勤儿也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他的哭声,当冯锐刚刚说完,小勤儿也说道“老师说,懂的知恩图报的人就是好人,勤儿也要当个好人,也要和爸爸叔叔们一起铺路!”

本文由 精卫填海的故事_爱写故事网 编辑整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情中情
  • 上一篇:狼和牧羊人
  • 下一篇:返回列表
  • 标签 村长 自己
    ●【更多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

    最新发布